有关参禅的开示-----1

2013-12-22 出处: 人气: 

有关参禅的开示-----1


第四节 参究的方法

 

参究的方法要和大家介绍话头与公案。话头或者公案的参究其实差不多。我们要参究之前先要选择与自己觉得较契合的话头或公案,选择一个来参究。在选定之前最好能先请示我们参学的善知识,然后才开始参究。

第一目 简介话头

 

话头,我们把它粗略的分为两类。第一类它是从真心而入的话头。譬如说念佛是谁?参禅是谁?打坐是谁?吃饭是谁?屙屎是谁?经行是谁?走路是谁?看东西是谁?拖着死尸走来走去是谁?这一类都是话头。话头主要在这个上面。

所谓话头是什么?话头就是话的前头。我们讲拖死尸走来走去的是谁?这是一句话,或者念佛是谁?这是一句话。这一句话还没升起来之前,就是话的前头。这句话在我们嘴巴出现,然后过去了;或者在我们心里面出现,然后过去了,那就成为话尾,因为已经过去了。那就是说我们心里升起一个念:参禅的是谁?心里这句话一出现,那就是话尾了。我们心里面这句话还没升起来之前,对一般人来讲称之为念的前头。所以念的前头就是话头;因此话头就是在一念未生之前。一念已生便是话尾,这是对一般人来讲一念未生之前叫话头。而对于一个会看话头的人,这个境界其实是一念相续而不是一念不生。因为这参禅是谁?”“拖死尸的是谁?它这个意思很清楚的留在我们心里面,在这句话还没出现之前,心里面就牢牢的看见它。所以是一念相续,而不是一念不生。这是话头。

第二类的话头,一旦悟了,佛性就现前了。譬如说:风暖鸟声碎。日高花影重。人老病生。三日风五日雨。眼前灯色明。庭园桂花香。这一些话头,若是开悟了,佛性就现前了。这是另一种话头,所以说,话头有两类。

第二目 简介公案

 

公案有三种。第一种悟了就知道什么是真如。第二种悟了,佛性就现前了。第三种比较深,是复合性的公案,包含比较多的公案。
我们先谈第一类的公案。第一类我们举出二则来跟大家说明。

第一则:外道问世尊云:不问有言,不问无言。世尊据座不语。良久,外道赞叹云:世尊大慈大悲,开我迷云,令我得入。乃具礼而去。这是第一则。有个外道见了释迦世尊就说:不问有言,不问无言。”“我也不问,我也不问。世尊只是坐在宝座上不讲话。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这个外道赞叹说:世尊您真是大慈大悲,把我遮障了智慧的迷惑之云打开了,令我从这里悟入。然后礼拜三拜以后,右绕三匝才离去。

第二则:我们谈一则现代公案。我们无相念佛共修处,蒙圆融禅师慷慨出借行陀禅寺,给我们举办第一次禅三。在晚间小参之前开示的时候,我讲一念不生的时候,能觉能观之心不是真如,仍然是识神。那么各位同修修到了这个地步实在不容易;不过这个仍然是百尺竿头坐,虽然得入,仍然不是真的。还须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始得。然后我就问:且道百尺竿头,如何进步?嗄?然后我就丢个东西给一位同修,问是什么?他伸手接得,当下就悟入了。这是现代公案。还没悟入的人参参看,参出来,你就知道如何是真如,你就明心了。

第二类的公案悟了,马上佛性就现前了。

第一则:沩山灵佑禅师有一天在法堂上坐,观看掌管仓库的僧人(叫做库头),在那边练习敲木鱼,没想到厨房里面专门管升火的僧人(叫火头),突然把点火用的火抄丢在地上,两掌合在一起,搓来搓去就大笑。灵佑禅师听了就讲:众中也有恁么人。就唤来问话:你为什么笑呀?这火头就讲:我没有吃粥,肚子就饿,所以喜欢嘛!灵佑禅师就点头。诸位且道:肚子饿,干佛性什么事也?若无因缘,且参三十年。

第二则:福州乌石山灵观禅师正在割草的时候,有个僧人从他身前走过。灵观禅师就问:你要到那里去呀?这个僧人就说:我要到西院礼拜安和尚去。那个时候竹子上正好有一条青竹丝蛇,灵观禅师就指着那条蛇说:你想要认识西院那一只老野狐精,这个就是。奇怪!怎么西院安和尚那个老野狐精就是这条蛇呢?如果有因缘,撞着磕着就知道了。如果没有因缘,还是得参三十年去。

第三类:这种公案比较复杂,我们在第二次禅三没有谈到这一则,第一次禅三我们谈过了。黄龙慧南禅师,有一天他问隆庆闲禅师说:人人有个生缘,上座生缘在什么处?闲云:早晨吃白粥,至晚又觉饥。又问:我手何似佛手?闲云:月下弄琵琶。然后第三次又问:我脚何似驴脚?闲云:鹭鸶立雪非同色。这意思是说黄龙慧南禅师问隆庆闲禅师说:每一个人他的法身慧命都有个出生的的因缘,请问上座您的法身慧命出生的因缘在那里呢?闲禅师就说:我早晨吃了白粥也没有什么菜下粥,吃了白粥以后到了晚上又觉得饿了。咱家干脆打开天窗讲亮话:热茶暖身。会不会呀?会了就见性了。第二问又说:我的手怎么就好象是佛的手一样呢?这闲禅师就讲:在月亮下面弹奏琵琶。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因为时代不同了,我说:夜半里抓痒。会了就明心了。第三问就说:我的脚怎么会像驴子的脚呢?这闲禅师就讲:这白鹭鸶站在霭霭白雪里面看起来好象同一个颜色,其实还是不同的。咱家这下子不讲了,只是跟诸位还没有悟的人讲:脚还没有抬起来的时候你去看,是什么?未举步前看取。若还不会,请您礼佛去!

黄龙禅师常常用这三转语问人,当代人没人能够应答,只有这隆庆闲禅师能够与他答对。南州有个潘兴居士常常延请黄龙禅师开示,他也常常问这三句话是什么道理?黄龙禅师就跟他讲:如果已经过了关门的话,手臂抬得高高地,直接就走了,哪里知道有守门的官吏在那边管人许进不许出?如果还要跟那个守门官员问能不能出入,那这个人是还没有过关的人。所以他又讲了一首颂:

我手何似佛手,禅人直下荐取;
不动干戈道出,当处超佛越祖。
我脚驴脚并行,步步踏着无生;
会得云收月皎,方知此道纵横。
生缘有路人皆委,水母何曾离得虾;
但得日头东畔出,谁能更吃赵州茶?

意思是说我的手为什么像佛陀的手呢?参禅的人从这里面直接去看,直接去悟。悟了,不必费什么大事,不必费什么心,轻轻松松就讲出来了,只这么一句话就超佛越祖了。我的脚跟驴子的脚一起在走,可是我的脚与驴子的脚都一样,每一步都是无生忍。会了的话满天乌云收尽,皎洁的月亮就出现了。那个时候才知道,哈!原来禅这个道,真的可以纵横无碍。接着讲:法身慧命出生的因缘,其实有很多的路头。其实每一个人都有,应当每一个人都知道的,它跟我们从来都在一起;就好象水母从来都跟虾群在一起一样。只要太阳从东边出来了以后,嗨!还有谁会去喝赵州茶呢?这个公案兼顾真如佛性,比较复杂。

第三目 参究的方法

 

接下来我们要讲:知道了话头,也知道了公案以后要怎么去参。要参究必须先学着看话头看住一句话的前头。念佛是谁?”“参禅是谁?”“拖死尸是谁?这句话不在心里面出现,而我们看住心里面这句话的前头,不让它出现。好象有一个水面一样,话在水里面,正要冒出水面的时候我们在水面已经看清楚它是什么。虽然还没有冒出来,我们看住它,不让它冒上来。有的人功夫不够,根本听不懂。所以我们劝人要锻炼无相念佛的功夫,练好了就会看话头。

有的人功夫虽然有,可是不到家。所以看一句参禅是谁?看的时候会冒出一个字,然后禅是谁三个字没有出现。这表示虽然有功夫,可是功夫还差一点,必须要练习到这个字也不出现,第一个字也不出现,然后就看住它了。这样看清楚不会冒出来之后,接下来还要练习行、住、坐、卧之中都能看。行、住、坐、卧之中都能看之后,还要练习到它都不会丢掉。如果话头不想丢开,它就不会丢掉的话,就表示悟的因缘已经成熟了。这个阶段很重要,将来悟时能不能眼见佛性,完全取决于看话头的功夫做得好不好。所以应该用心看话头六、七个月以后,再起疑情去参究,悟了以后才不会落入感觉之中,错将妄觉认作真觉,方能眼见佛性。

现在接下来就要去参。心里面看着这句话的前头,然后另外起一个疑:参禅是谁?心住在话的前头,心里面同时在疑:参禅的究竟是谁?知道五阴不是我,色身不是我,这个能知能觉也不是我,那么究竟哪个才是呢?我在参禅,可是这个我不是我,那究竟参禅的是哪一个?这样又是看又是疑,这叫参话头。那么参话头继续深入就会产生了疑情。有了疑情以后等待的只是一个时节因缘,不可强求。若有善知识就可很轻易的悟入乃至见性,若没有善知识就很困难。

参公案也是一样。譬如我们刚刚讲黄龙禅师这个公案;我们第一次禅三开示的时候讲这公案,有很多人悟入。譬如说:人人有个生缘,上座生缘在什么处?闲云:早上吃白粥,至晚又觉饥。平实云:热茶暖身。这公案虽然很长,照样不可动着语言、文字。一样是看话头的功夫,只是把这个意思放在心里面去体会它。必须要动着语言、文字才能参的话,表示功夫不够,要悟就很困难;所以参禅必须要把功夫练好。尤其是要见性的话,看话头的这个阶段没做好,一念相续的功夫没有做好,即使悟了也看不见佛性,因为不能一念相应的缘故。譬如说刚刚讲的现代公案:我们先了解什么叫做百尺竿头坐?有很多人参禅、学禅学到后来,他可以住在一念不生的境界,在一念不生的境界里面,清清明明,灵明觉了,他认为这个就是真如。然后就去找大师印证,大师也跟他讲:这就是真如。恭喜你!明心了。但是这个错了。一念不生之时,虽然是没有语言、文字、不思善恶,但是灵明觉了的本身仍然不离意识,仍然不离境界。这个就是长沙招贤大师讲的百尺竿头坐的境界。长沙招贤大师说:百尺竿头坐底人,虽然得入未为真;百尺竿头须进步,十方世界现全身。所以我们爬竹竿,爬到最高一百尺足了,已经到顶了,再上去没有路可进了,没有竹竿可以爬了,就在那一边停顿下来了,但那还不是真的。

参禅参到一念不生灵明觉了,可以说就是到了百尺竿头了。到顶了,但是这个仍然还不是,还要往上突破,所以参禅须知还有向上一路。如果不能突破,终究免不了把意识、定心当做是真如、认妄为真,将来不免未得言得,未证谓证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们说,为什么问了一句百尺竿头,如何进步?嗄?丢个东西,为什么人家伸手一接就悟了呢?虽然这公案这么长,我们却要抓住这个公案的意思直接去体会它,可不要用意识思惟在那边转。因为意识思惟越转,葛藤越多,越麻烦,越难悟,要体验就更难。公案就是这样的参法,尽量避免用着语言、文字,而用思惟观的方法来参究;也就是说参究的时候除了不用语言、文字以外,还要有个分别的心,有个观察觉照的心,直心去观照。千万不要打葛藤去思惟、直截了当最容易去体验得到。最怕的是聪明伶俐、枝节葛藤、意识思惟那就永劫不悟。这个是功夫不足,定力欠缺。如果落入语言、文字的话,就算悟了,也会落在意识心里面,用意识心来当做真如。这种错会,非常普遍,古代如是,现代亦如是。因为意识也一样无形无色,灵明觉了这个意识也是无形无色,与了义经讲的真如无形无色,相符合,所以就错会了。因此命终之后就不免还要再轮回。这就是因地不真,果招迂曲。所以参究以前务必要先练看话头的功夫,参究时应当要远离意识思惟,直心去体会一回才好。参究的时候要用思惟观,我们在无相念佛书里面谈到过。

思惟观就是我们在思惟如何是真如?如何是佛性?思惟其中的一个,但是不用语言、文字而去分别,要有一个观照,有一个寻觅的心。能觉能观能听的心是妄心,不离意识。灵明觉了是定心,不思善不思恶时是定心,一念不生是定心。用这个定心做工具来做思惟观:到底什么是我的真如本体?直接的去观照,直接的去分辨,这叫做思惟观。若有这个功夫,参禅就容易开悟。没有这个功夫,又没有真善知识指导的话,那就像缘木求鱼一样,希望就非常渺茫。

------节选自《禅---悟前与悟后》




发表时间:2005-4-28 9:41:10 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佛文化网:www.henghesha.cn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1-2013 佛文化网 www.henghesha.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5556号